中欧班列发展当前面临的问题和未来的发展趋势 - 晓东铁路物流-专注于一带一路铁路货运和铁路物流业务咨询及信息化规划晓东铁路物流-专注于一带一路铁路货运和铁路物流业务咨询及信息化规划
最新消息:铁路货运/铁路运输/铁路物流/一带一路/中欧班列/多式联运 /物流规划/物流执行...业务及信息化咨询交流 #159-4110-9729/微信amiue2017/邮箱Dong@amiue.com

中欧班列发展当前面临的问题和未来的发展趋势

中欧班列 晓东 1608浏览

随着武汉市东西湖区吴家山中铁联集中心站铁路口岸建设的推进,近日,“汉新欧”国际货运专列的重启被提上日程。

“汉新欧国际专列,从武汉出发,一路向西横跨欧亚大陆,直抵捷克梅林克站,全程10863公里,被赞为连接中国中部和欧洲大陆的“新丝路”。不过,自去年10月一列满载富士康电子产品的专列从武汉启程发出后,“汉新欧”专列即悄然停摆至今,这趟国际专列“首秀”后即停运的背后,到底遇到了什么困难?

    一重门:通关麻烦

    异地通关难倒出口企业

最近一段时间,武汉市商务局口岸办副主任官华俊跑东西湖跑得特别勤,位于吴家山的中铁联集中心站几乎成了他第二个办公地点。新的口岸8月底就能完工,这意味着“汉新欧”国际货运专列的重启也将为时不远。“渝新欧”国际铁路的媒体造势活动,让官华俊有些急了。

对“汉新欧”从运行到停摆的始末,官华俊相当了解。他比谁都更希望“汉新欧”能尽快重启投运,也比谁都更了解重启之路的困难,通关、货运价格、季节限制以及货源都是他们需要解决的难题。

去年10月,在申请专门协调采取特殊政策得到快速通关的允许后,“汉新欧”首趟列车得以出发。但是特殊政策毕竟只是短期内可行,“汉新欧”的正常运营不可能永远依靠特殊政策,建设本地通关口岸,成为“汉新欧货运通道一个迫切需要解决的难题”。

只要新的口岸没建成,“汉新欧”专列通关验放就必须到新疆阿拉山口岸,在车辆多的情况下,排队会影响到货运效率,“汉新欧”原本在货运时间上的优势也会受到影响。

“首趟是说17天就从武汉到了欧洲,那是当时特事特办,以后能不能保持这个时间水平就很难说了。”冠捷显示科技(武汉)有限公司负责人高锦华表示,如果选择“汉新欧”,看中的就是时间优势,但通关问题不解决,“汉新欧”专列的时间优势就难以保障。

二重门:运费高昂

    汉新欧费用比海运高一倍

“铁路货运的价格太高了。”采访中,武汉多家出口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汉新欧”收取的物流费用让他们望而却步。

冠捷的高锦华透露,目前该公司生产的显示器主要通过上海走水路出口欧洲。目前海运收费标准为,一个40英尺的重型集装箱收取3000-4000美元。而同一规格的集装箱,“汉新欧”收取的费用比海运高一倍。“虽然在时间上节约了不少,但是在时间不紧张的情况下,选择‘汉新欧’并不划算。”高锦华表示,运货时间的减少有助于缩短企业资金运转周期。但为了缩短资金运转周期是否值得付出双倍的费用,冠捷还需要考虑。“我们的目的地不是捷克,从捷克转去其他国家必然会增加很多额外费用。”武汉小蜜蜂食品有限公司负责人表示,目前该公司出口欧洲的产品同样走的海运,主要出口国家为英国、德国和比利时。该负责人认为,缩短货运时间对他们的吸引力远不如海运相对低廉的运费大。

根据当前的测算,“汉新欧”一个中型集装箱收取的物流费用大概在7000-8000美元之间。“运费可以更低,只要营运进入常态化。”官华俊说,一个集装箱价值3000美元,在回行无货的情况下运回集装箱的成本,甚至比集装箱本身的价值更高!这种情况下,“汉新欧”的收费标准自然无法令企业满意。

三重门:货源缺乏

    试水时最大客户是富士康

说起“汉新欧”的首次公开亮相,少不了武汉富士康的功劳。去年7月,武汉富士康主动提出通过铁路运输出口产品到欧洲,“汉新欧”才得以试运行。作为本地电子产品出口贸易大户,富士康也成为“汉新欧”首要瞄准的客户。

不过,仅仅依靠富士康一家出口的货物,“汉新欧”也很难保持正常运行。此外,电子产品出口走“汉新欧”这条线,在冬季,还会遭遇中亚、新疆一带恶劣气候,那里冬天最低温度达零下40℃,而一般电子产品只能承受零下20℃以上的天气。“我们的产品不耐寒,冬季我们就没办法用铁路运。”武汉富士康中央物流部经理马明表示,在集装箱的温控问题没有解决前,富士康很难保证全年使用“汉新欧”运货。

在这种情况下,不仅仅是富士康,同为电子产品出口大户的冠捷,也会遇到相同的问题。“这两家企业如果全部走‘汉新欧’出口,至少能保证每周开两趟专列。”官华俊介绍。不过,因为西伯利亚地区冬季跨度大,这两家口岸办重点合作的公司最多也只能保证一年中有一半的时间走“汉新欧”。一旦进入冬天,“汉新欧”就可能因为缺货源停运。这也是去年10月“汉新欧”仅试运行一趟便停摆的原因之一。

在价格和运货时间不能满足企业要求的情况下,“汉新欧”的货源自然不能得到保障,这种恶性循环,也成为重启“汉新欧”需要解决的难题之一。

四重门:对手强劲

    “蓉欧”“渝新欧”跑得欢

即将重启的“汉新欧”,至少要面临两大强劲对手的竞争。

2010年首次试运行的“渝新欧”可以算是国内跨洲铁路货运的鼻祖。而在“汉新欧”停摆半年后,成都于今年4月开通了到波兰的“蓉欧快铁”,郑州也在今年7月开通了直达德国的跨洲货运专列。如今,“渝新欧”和“蓉欧快铁”都已将触角伸向全国,从外省争取货源。

目前,“渝新欧”已实现了每周至少开通1至2列的正常运行,高峰期甚至达到一周三列。借助重庆打造全球最大笔记本电脑生产基地的契机,截至今年7月22日,“渝新欧”已运行77班,运送货物6692标箱。而且,“渝新欧”开通后还逐渐将触角伸向全国,目前已经实现了从国内其他地区集结货物,到重庆转关后出口欧洲的情况。包括湖北,已有不少出口贸易企业选择“渝新欧”。

作为跨洲铁路货运的后起之秀,“蓉欧快铁”也吸引了包括DHL、UPS、辛克、汉宏等在内的国际货代组织出口欧洲的货物,除了定期发班,“蓉欧快铁”甚至针对电子产品耐寒度差的情况推出了空调集装箱。这种运营模式对电子产品出口企业,无疑具有更大的吸引力。

转载请注明:晓东铁路物流-专注于一带一路铁路货运和铁路物流业务咨询及信息化规划 » 中欧班列发展当前面临的问题和未来的发展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