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欧班列][多式联运]成都国际铁路港多式联运“一单制”探路,解决提单唯一性问题和物权效力

《[中欧班列][多式联运]成都国际铁路港多式联运“一单制”探路,解决提单唯一性问题和物权效力》

一辆车从欧洲通过海运抵达天津或上海港再到成都,加上运输环节两端的中转、装卸、通关时间,整个运输流通环节至少要花两个半月。而现在通过中欧班列,仅10多天。物流快了,更重要的是,成都国际铁路港以多式联运“一单制”改革为核心,探索建立基于国际铁路多式联运的物流与贸易规则,将大大提高进出口的“钱流”速度。

成都蓉欧德源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是一家专门提供平行进口车一站式综合服务的公司,肖林是这家公司的负责人。2013年4月,首趟中欧班列(蓉欧快铁)从成都开出,在天津从事进口整车贸易已有5年的肖林逐渐把业务转移到成都。肖林大胆预测,“中欧货物通道,将被中欧班列改变。”

2016年10月,四川获批开展汽车平行进口试点,1个月后,肖林的公司就从欧洲组织了两辆“路虎”搭乘蓉欧快铁从波兰罗兹来到成都,完成了首单测试。

肖林算了一笔账。按一个标准集装箱装两台车来算,海运单箱运输成本约1700美元,而班列为2400美元。一辆平行进口车的利润在1万元左右,但因汇率波动,有可能让车商在海运运输途中蒸发掉利润。而依托中欧班列,货物从出厂到抵达口岸,仅10多天。

综合看,中欧班列更有优势。

通道畅,贸易兴。随着班列运行进入常态化,去年一年,成都国际班列开行1012列,位居全国第一,开行班列和货物都实现成倍增长,全成都聚集的平行进口车销售企业则达到近200家。

贸易量扩大,一个问题随之浮现。运行了几百年的海洋国际贸易,有成熟的海商法、金融体系和标准化流程规则支撑。但陆路国际贸易初出茅庐,参与货物运输的市场主体很多,运单标准不统一,往往是按照路程分段开具,运单不作为提货时的唯一凭证,不能证明企业对货物的所有权,自然也无法通过质押获得融资。

汽车贸易商不止一次反映,平行进口汽车海外货源稀缺且货值较高,平行汽车贸易商需全额支付货款,资金“压力山大”。

陆路国际贸易,亟待制定规则。2017年4月1日,四川自贸试验区挂牌,“试点签发具备物权凭证性质的多式联运提单,探索多式联运‘一单制’”,被写入国务院印发的《中国(四川)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

为降低资金风险,陆港公司与中行商议决定,从货值较大且相对容易评估的平行进口汽车入手,“选择有实力且有合作互信基础的贸易商,锁定较受市场欢迎的车型,有条件地试点,先把通路跑通。”参照海运规则体系,陆港公司牵头创新制定了基于中欧班列的多式联运“一单制”运输提单。

去年4月6日,蓉欧德源进口的两辆路虎车被运到荷兰蒂尔堡站指定的监管仓后,首张“一单制”提单即由陆港公司签发。这张提单,有效链接了中欧班列收货和送达环节——陆港公司对外联合DHL(运敦豪),对内整合蓉欧班列公司等物流资源,使得货物从荷兰蒂尔堡站通过中欧班列运抵成都国际铁路港,实现“门到门”运输“一单到底”。

陆港公司作为货物承运人,负责对货物全程运输、监控。其间,第三方无法接触货物,确保陆港公司对货物的控制权,包括遭遇违约风险时对货物的处置权,从而形成了交货-运输-监管-提货全链条闭环,解决了中欧班列在实现铁路运输单据物权上的关键难题。

在此基础上,多式联运提单成为企业贸易结算、融资、提货的唯一凭证。货物从荷兰蒂尔堡站离港不久,蓉欧德源就收到了陆港公司开出的货运提单,企业拿着它向中国银行锦江支行申请信用证,银行完成审核后,荷兰企业就拿着信用证到中国银行法兰克福支行申请议付。与传统模式相比,发货方的收款周期缩短20天左右,进口商的资金压力也大大缓解。

截至去年12月中旬,已有30余家国内外贸易商加入试点,陆港公司成功签发货值约1.1亿元的多式联运提单。肖林预计:“如果今年汇率好,我们的业务将增长5-10倍”。

省自贸办透露,我省将成立多式联运“一单制”专项改革小组,整合各方资源,推动改革走向纵深,伺机将其在更大范围复制推广。中国铁路总公司以及商务部、交通部等国家部委,正以蓉欧快铁多式联运提单试点经验为蓝本,研究完善铁路国际联运提单相关作业标准、责任条款和制度办法等,推动国际货协、国际货约两大组织认定统一提单,将四川的改革智慧,推动形成国际共识。

点赞

发表评论